| 数字校园门户 | 旧版回顾 | 

  1. 国家骨干高职院校 国家优质高职院校 全国毕业生就业典型经验高校50强
    全国职业院校实习管理50强 全国职业院校学生管理50强
当前位置:新闻资讯 > 学校新闻 >
当前位置:新闻资讯 > 学校新闻 >
    黄景贵:为师之道 严爱为本 关爱有加
    资讯来源: 发布时间:2019-09-09 11:53:49 点击数量:
     在教师节来临之际,海南经贸职业技术学院党委副书记、院长黄景贵教授撰文,怀念他在莫斯科国立大学的恩师塔吉扬娜•弗拉基米洛夫娜•阿列克谢耶娃,感恩她对自己严格要求,指导读书,教导做人。
 
为师之道  严爱为本  关爱有加
——记莫斯科大学俄语老师塔·弗·阿列克谢耶娃
黄景贵
\
黄景贵院长在莫斯科大学
 
        作为以教书育人、传道授业解惑为职业的人民教师,为人之道、为师之道、为职之道常是我们需要时刻琢磨且好好为之的永恒话题,我也时常回忆起我在莫斯科国立大学(Moscow State University)留学时教我五年的俄文老师塔吉扬娜·弗拉基米洛夫娜·阿列克谢耶娃(Татьяна Владимировна Алексеева),她对学生无私奉献、严格要求、关爱有加的高尚品质,令我肃然起敬,令我永志难忘……

        一、出国留学  他乡遇恩师
        1989年3月,经过国家统一考试后,我接到了原国家教委派我赴莫斯科国立大学留学、攻读经济学博士学位的通知。

        由于我以前一直在学英语,大学生、研究生时期学的外语均为英语,对俄文却浑然不知,所以,在兴高采烈之余,也十分担心:五年后能拿到世界名校——莫斯科国立大学的博士学位吗?我始终怀着高兴、担心与忐忑不安的矛盾与复杂心情,与其余30多名中国留学生一起登上了北京至莫斯科的航班,踏上了神秘而又难忘的莫斯科留学之旅。

        其实,我们这批赴前苏联学习的留学生原计划在赴莫斯科之前先要在北京语言学院由俄罗斯专家进行为期半年的俄语集中强化训练的,由于种种原因,直到9月出发之前,我们也没有搞什么俄语训练就稀里糊涂地来到了莫斯科。

        虽然在莫斯科第二号国际机场有中国驻俄使馆教育处官员接机,但随后我们就按各自被录取的学校被转交给了“苏联老大哥”,我则被莫斯科大学外事办的老师接到了学校——高达240米的莫斯科大学主楼(Main Building)。

        第二天,在莫斯科大学中国留学生会的帮助下,办完了程序繁琐的入校登记注册手续后,学兄带我来到莫斯科大学第一文科大楼836号办公室的“外国学生俄语教研室”。通过学兄翻译的介绍,教研室主任十分惊讶地了解了我的惊人的“俄语水平”——零基础,就指定了一位年届六旬的俄语老师——塔吉扬娜来接手此一困难而又十分艰巨的任务。后来我得才知,其他老师听说我的老底后,均表示“难以胜任”此工作,而作为莫斯科大学优秀教师的塔吉扬娜却勇敢无比地接下了此一颇有挑战性的艰难任务。

        塔吉扬娜是一位从教30多年、有着丰富教学经验、品德优异、无私奉献、有口皆碑的好老师,她给来自几十个国家的留学生教过俄语,可谓桃李满天下、学生布全球。她那满怀慈祥、要求严格、关爱学生的崇高品质,不仅教会了我语法万分复杂的俄语,而且使我领悟到了为师之道的真谛——忠诚地关怀学生点滴。

        二、学为人师  德高为上

        塔吉扬娜可能事先在教研室主任那里了解到了我的俄语“老底”,所以,在上课的第一天,她对我“木然的存在”并未感到吃惊,相反,她和蔼可亲的模样、天真灿烂的笑容令我消除了最初的紧张与不安。

        虽然俄语课上只有我这一个学生,但相互之间完全不能勾通,上课完全是在“对牛弹琴”的过程中度过的,我听不懂她说的每一句话,甚至连一个单词也听不懂,当然她也听不懂我的英语——她的外语为法语,更听不懂中国话,其教学之难可想而知。

        但她似乎从我尴尬的表情上读懂了我焦急万分的心情——如何尽快攻克语言难关后进入专业学习?塔吉扬娜凭着多年的教学经验和高度的责任感,对我这个形同“哑巴”的中国留学生并没有流露出丝毫的不耐烦。我能感觉到她在不断地安慰我,引导我,鼓励我,并在尽量想各种办法来解决我的语言问题。

        我还清楚地记得,在第一次上课时,她并没有从字母ABC学起,而是拿来了大学俄语专业学生用的二年级的课本(真可谓高起点!),里面是长长的课文,满篇课文通通都是生词。怎么办呢?我真是着急!我还担心,她是否过高地估计了我的俄语水平?

        我一边比画,一边紧张地查词典,意思是想告诉她,这种课本对我太难了、太深了,可否换一种从ABC学起的课本?她似乎已明白我的意思,轻轻地将我的词典收起、放下,示意让我跟着她读课文,并且一边读,她一边用铅笔将课文中的每一个词都标上俄语重音,并不厌其烦地纠正发音,如果是特别的关键的词,她就赶紧用笔画上重点符号,并帮我查“俄汉词典”,告诉我其中的含义与解释,以帮助我理解俄语课文。

        下课后,别的老师一般都去教学楼的咖啡厅喝咖啡、吃点心、休息、聊天,而塔吉扬娜则没有休息,而是将此次上课所学的长长的课文(每次32开本教材有3-4页的篇幅)录进磁带,以便让我放学回去后作为标准发音样本在宿舍反复跟读与练习。
\
莫斯科大学主楼
        三、为师之道  严爱为本

         由于整篇俄语课文全都是生词,并且俄语老师要求极其严格——下次上课时第一任务就是背诵上次所学的课文,背不出来,或不流利,就立马下课,背诵出来后,就问课文中的问题,看你是否真正理解了课文,所以,下课后我回到宿舍的第一件事不是吃饭休息、睡觉,而是赶快把课文中所有生词先查出汉语意思来,并根据她的要求,用一个专门的生词本将俄语词汇及其中文含义全部记载下来,摇头晃脑地念起来、记进来、背起来。

        由于生词多、课文长,再加上我这个湖南人发音的“天生难度”,所以,第二天上课时,课文往往背不出来,或背不完整,或发音不准确,这时塔吉扬娜会十分生气甚至会大发雷霆,显示出满脸的不高兴,并且今天她又会安排新的课文要背诵,而在下次上课前,她不仅要求将今天的课文准确地背出来和讲述出来,而且,还要将前天没有背出来的课文一并背诵出来,如果都背不出来,她会毫不客气地让你回去,今天的课不要上了,背会了再来。“被赶回去”的事,我就领教过一回,但也仅此一回,从此以后,再也不敢不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了。所以,无论怎样累,怎样忙,怎样难,放学后,查生词、译课文、背课文均为第一要务,成立我五年留学生活可怕的永恒主题。

        为了让我尽早开口说俄语,塔吉扬娜除紧紧抓住课堂时间并提高其利用效率外,还经常给我义务加课,有时加课比正课还多,即使下课她都不休息,或者为我要背诵的俄语课文标注重音,或者录音长篇的俄语课文,或者批改我的俄语作业,或去教研室借参考资料,总而言之,她会从各方面想尽一切办法,尽快帮我提高俄语水平。

        根据“外国学生俄语教研室”的要求,一般每个外国学生班应有5-8个学生(包括莫斯科大学所有中国留学生都是如此),但她反复向教研室解释我的特殊情况,始终坚持应将我单独开班,这样我就有更多的听、说、读、写、译的练习机会,所以,直到我毕业离开莫斯科大学,我都是一个人一个班学习俄语。

        针对我的俄语发音不准的问题,她还反复向教研室解释并要求增加语音课、语法课,派语音、语法专家来训练我的俄语发音和语法,后来,教研室也同意了她的意见,于是我就有了三个俄语老师——塔吉扬娜负责教阅读,一个老师负责教语音,还有一个老师负责教语法。

        四、视同己出  关爱有加

        莫斯科国立大学有数千名各类外国留学生,规定外国留学生每周上12个小时的俄语课。但塔吉扬娜认为,这对我来说偏少了些,她多次向教研室申请增加我的俄语课时,但都没有被批准,于是,她就干脆直接给我增加了俄语课,由原来的每周12个小时增加到每周18个小时、20个小时,增加的课时不仅是义务劳动,没有报酬,并且都是她每次下课后拉着我到处找临时教室,如果实在找不到教室,她就利用休息时间,如周末、晚上来给我补课。

        要知道,当时俄罗斯处于激进改革、“休克疗法”时期,俄罗斯发生了恶性通胀,物价飞涨,人们收入水平、生活质量大幅下降,而她则是不收分文地给我增加俄语课,并且,她住在莫斯科东北部,而莫斯科大学位于西南部,乘公共交通工具要横穿整个莫斯科市,单程需要一个多小时,而且她60多岁,没有孩子和丈夫,家里还有一个80多岁的生病的母亲需要照顾。这是何等的艰难与不易啊!
  
        我有了一些俄语基础后,她经常让我用俄语写500-800字的经济类短文,如中国经济改革、经济特区建设、对外贸易、中俄经济合作、俄罗斯经济改革评价、海湾战争对世界经济的影响等,基本上是每天一篇,写好后我在上课时就读给她听,听完后,她则一句句地从语法、重音、结构、逻辑、修辞等方面进行反复修改并给每一个单词标上重音,直到找不出问题后,她让我回家再抄写一遍,并在第二天背诵给她听。经过反复多次的修改、完善,有些较好的文章,她还推荐给当地报纸、杂志发表。我在莫斯科大学学习期间发表的几篇文章,每词每句,都与她的反复修改、多次润色密不可分,都有她的精心组织、反复推敲的辛劳与汗水。

        她除了让我准备生词本、作业本、译文本、写作本等笔记本外,她还让我专门准备三个较好一点的本子,一个记俄罗斯谚语,一个记俄语同义词,一个记俄语反义词。每次上完课后,她都会在我的笔记本上写上两句俄罗斯谚语,或写出一些常用俄语成语,让我下课后反复阅读与背诵,或写上几个常用的俄语词汇,让我回去找同义词或反义词。这样,我放学后不仅要查词典、背课文,还要熟记俄罗斯谚语、成语,还要学会、理解并背诵内容广泛的同义词、反义词及俄罗斯谚语。至今我还能背诵不少俄罗斯谚语、成语及同义词、反义词,这应该感谢她的用心指导与教育,感谢她颇费心思、独具匠心的教学方法和对学生严格要求的“高起点的强化训练”。值得一提的是,在我博士毕业离开莫斯科大学清理那些笔记本时,发现我在莫斯科大学5年学习时间内,仅仅是为了学俄语,几十页厚的笔记本居然写满了40多本!

        其实,她不仅在学习方面想尽各种办法来帮助我掌握俄语,提高俄语,而且在生活方面也给予无微不至的关怀。她在课间休息时,有时让我到外面走走或吃点东西,她则在给课文标注重音,或者给俄语课文录音;有时我在读课文,她就会去买来咖啡、点心;有时我在喝点什么时,她却去教研室查阅资料或借阅课本。

        当时莫斯科市场供应非常紧张,购买任何物品都需票证,都要排队,如果她排队或凭票证买到了什么日用品(如糖、咖啡、食用油、肥皂),她就会拿来与我分享;元旦新年、暑期放假,她会邀请我去她家做客;如果我回国带来了什么中国特产给她,她会严辞拒绝或坚决要求付钱;签证到期后,我因语言不通难以办理延期手续,她会带我到系外事办、校外事办去办相关手续。诸如此类的事情很多,在5年多的学习时间里,学习、借书、购买生活用品之类的事真是数不胜数。

        回忆过去,虽然我在国内外4所名牌大学学习进修过,但给我印象深刻、并让人回忆、让我肃然起敬、永远钦佩的却为数不多,而塔吉扬娜却是这为数不多的几个中的永远的楷模!

        五、获益良多  永志难忘
        虽然博士毕业离开莫斯科大学已有25年时间了,但我时常想起塔吉扬娜那高大的身影、崇高的形象和无私奉献的精神。

        她的严厉要求,使我对学习不敢有半点松懈,始终要保持高度紧张;她的认真负责,使我对学问保持万分虔诚,不敢有丁点马虎;她的无私奉献,使我更觉人性的光辉,老师的伟大!

        虽然塔吉扬娜是俄罗斯社会中的普通一员,社会地位不高,虽然她年过六旬,生活困难,虽然她没有光鲜的衣裳,漂亮的服饰,华丽的外表,但她的严厉与仁爱、朴实与坦诚、无私与友爱、认真与虔诚,都给我留下了光彩、高大、令人钦佩、并永志难忘的崇高形象!

        在经济市场化、实用主义为上的今天,这种仁爱精神与奉献品德不仅在浮华众生的普通大众社会上,而且在被视为精神家园的大学校园里,似乎越来越成为“稀缺品”了,可能“高价”也买不到了,这是社会的进步还是大众的悲哀?!

        作为大学老师,虽然我永远难以做到像塔吉扬娜那样为人严格、要求严厉、关爱他人、予人仁爱、无私奉献,但她那高贵的品格、高大的身影、美丽的形象,却时刻在激励我、鼓励我、鞭策我、教诲我,为德才兼备而奋力奋斗,为做合格老师而勉力为之。

        我无比热爱、尊敬与怀念塔吉扬娜,她是我永远学习、效仿和崇敬的万世楷模与师德典范!
 
        作者简介:黄景贵,经济学博士,教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先后就读于武汉大学、北京大学、俄罗斯莫斯科国立大学及俄罗斯国立管理大学经济系,1994年7月获莫斯科大学博士学位,现为海南经贸职业技术学院院长


重要链接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高职高专教育网 海南省人民政府 海南省教育厅 海南省高等教育网 海南日报 南海网

  1. 琼ICP备10200870号-1
  2. 技术支持/中旗网络